夜心

后来他因怨念死后成了妖,他有想要的东西,她。 他不知道她去哪里了,他去了皇陵,本来她沉睡的地方,空无一人,现在只剩下了他给她的陪葬品。 他一直找啊找啊,后来,他找到了。
  他在集市上碰见了买菜的她,身着粗布便衣却遮盖不住她的美貌。他尾随她进了一家院子,院子里载种着几棵桃花和樱花,正直开花季节,树下有着几个空酒坛子。
  她给自己泡了杯茶,然后就坐在院子里看书画画,仿若无人之境。
  他就这样在暗处隐着身注视着她,思念着她。
  你要知道,情不知从何起,一往而深。
  他趁她半夜睡着的时候偷偷在旁边端详她的睡颜……才不是呢,他一定要抱着她!他细细嗅着她身上的清香,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自己偷偷拿走了她的帕子的时候。
  她软软的,小小的,抱着她,很窝心。
  他总是这么想。他每天在暗处看她,每天晚上都偷偷去抱她一会,在她快要醒之前溜走。一复一日一直如此。
  直到有一天,他看见一个男人骑着高头大马到她的院门口,敲她家的门,她出来相迎,脸上扬着他不曾见过的笑容。
  他生气了,她是他的,他们都缠绕这两世了。
  他看着他们一起在厨房里做饭,欢声笑语的。他不忍了,他冲过去,抱起了她,冲天的妖气吓得她一颤,直到落入一个冰凉的怀抱,她还是没有缓过来。
  等她看清他的脸,他们已经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。
  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色,她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。
  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  “吾……吾是来找你的。”
   “找我干嘛? ”
   “带你回家”
   “我们哪里有家?那个冰冷的宫殿吗?那里是你的家,不是我的。”
   “那我们……”
  “不,我们不会回家,我们也不会回去了,你放我下来。”此时艳阳高照,周围来来往往的人,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。
  “我不会放手的”
  她开始挣扎,大力的挣扎。他不得已,放开了手。
  她要离开。
  他追上去,问她的真心,当时的真心,现在的真心。
  她说,人死过一次了,很多事情就变了。
  曲终人将散,余者阑珊
  一半惊风月,一半临川

  他冲过去抱住了她倒下的身子,哭的像个孩子。
  他后悔了,他应该好好问问她的。
  那又能怎样?已经挽救不回来了。
  她将手慢慢插入他黑色的发间,抵住他的额头,“我好像要走了,你这么讨厌我,我却这么喜欢你,你喜欢我吗?”
  后来的后来,那孩子出生了,有着她的洁白头发和他的容貌。哪怕到后来和别人生的孩子,在我眼里,却有着你的音容相貌。
  他将她葬在他的皇陵里,他打算做鬼也不放过她,他要她死也死在他旁边,他要她寸步不离自己身边。他像个孩子,在失去心爱的玩具之后,还硬要抓着揪下来的部分。死死不放手。
  回忆就像一个漩涡一般将荒川拉回了过去,荒川试着去抱住她,可手却穿过了她的身体。那不过是回忆。
  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。
   

对不起文写的散的要死。不过大声的告诉我,我写的好不好看!!!惊不惊喜!意不意外!刺不刺激!快抱抱我我要在这里升天了 (シ_ _)シ

  后来,他那个最喜欢的女人使计怀上了他的孩子。
  命运从没放过任何一个人,他是任何一个人。
  他不知到她有多伤心。
  后来为了那女人的怀孕,他带着全国上下举国欢庆,宴席上,她拿出扇子为之一舞。
  那扇子就是他当时送那个小女人的,怎么到她手里了。她跳的很专注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一颦一笑让在座的宾客无不为之心动。她没注意到他阴冷的眼神。
  他没听她解释,他以偷盗罪将她囚禁在宫殿里。
  罚完3个月,她被放了出来。宫里没有一个人愿意亲近她,谁愿意亲近一个在这里无权无势还被关过禁闭的公主,哦不,不是公主,一个没人要的小妃子。所有人都去讨好那个女人了。
  后来,那个女人流产了,所有的证据都指明是她做的。他没听她解释,没看她苦苦哀求的眼神。她那么善良,她要如何去害她爱上的男人的孩子。
  她没告诉他,她一眼就认出来他了,他跟小时候长的一点都不一样,现在眉眼间多了霸气和冷凌。他把扇子拿走的时候,她的心都要碎了,他把她扔进黑暗的宫殿里的时候,她的希望碎了,他定了她的罪的时候,她早就没有生命活下去的动力了。
  他让她去无限之原取红花。她去了。那里存草不生,她不知道要如何拿回来,但是她别无选择,不是吗?从她遇见他那一刻,她就向死而生了不是吗?
  故事若是能有这么顺利,就好了。
  她带着满身伤痕和血回来了,她没能带回来那花。但是她跟他说她有办法。
  她那一头白发,是一个月妖给她的,一个被她救了的月妖。月妖的法力能做一件事,就是起死回生。万事都有代价,她不怕了。
  她坐在御花园中央的空地上,她预测到晚上会下小雨,但是会有月亮。她前面躺着那个女人,用狠毒的眼神看着她,她不理会她。
  他就坐在下面,带着一干众人,冷眼看着她的好戏。下面围着一干士兵打算她一失败就将抓起来。
  淅淅沥沥的小雨冲掉了她头发上的黑色,在雨停的那一刻,月光照着的白色头发闪耀着耀眼的光辉。她将匕首插进胸口。她听着血汩汩流出的声音,和法力慢慢流出头发
  本来这法力是在她危险是救她一命的,她用手覆盖那个女人的肚子,那法力感知到一个生命的垂危,立刻顺着她的手流动出去。
  可是等她流完血,法力感知到她生命的流逝,想去补助她,可是却力不从心,消失在夜空中了。
  她的头发没有失去那温柔的白色,夜空中闪烁着法力的星星点光。
  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。
 

  荒川从一片茫然中醒来,身边一片空白,他摇了摇头,站了起来,向着远处扔了一个巨大的水流吞噬。回答他的只有寂静,无边的寂静。
  突然,仿佛有人在拿着笔画画一般,色彩慢慢跃然于他身边的白色上,将他拉入另一个世界。
  那时,他是邻国皇子,她是一国公主。
  她是当时公主里最不受欢迎的一个,但是她温柔,她漂亮,她善良。
  他们相遇的第一次是在年幼的时候。
  小时候有一次他偷跑出来无意间闯入了邻国,他不小心掉入了湖里,邻国的大湖里。
  她舍身救了他,他在水中无意间看见她焦急的大眼睛,溢着跟湖水一样明亮的蓝色,宛如月亮那样温和的奶白色的头发在湖水中飘散开来,她向他伸出手,他也伸出手。
  两人第一次相遇了,他的心脏第一次如此跳动。
  后来他将自己的扇子给了她,他偷偷拿走了她的手帕,上面还带着一丝她的味道。他闻了好久。
 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,他早就不是很记得清她的样子了,只记得她眼睛蓝的像湖水,头发白的如月光。
  他向邻国提亲,他所管理的国家本来就不大,本来没有什么拉拢的必要,可是领过皇帝还是像他许了最小的公主。
  他们第二次相遇,是他掀起她的盖头,看见她有些害怕的蓝色眼睛,和如瀑的黑色头发。她很好看,他知道,可是他不喜欢她。他从不碰她,她也似乎从不提起这件事
  当皇帝很不容易,他有很多的女人,其中一个他最喜欢,是他的青梅竹马。他最喜欢那女人的乖巧听话,从不给他找麻烦。
  她总是偷偷的看他,他知道,他也知道他此生只能负她,因为她不是她。
  他总是幻想如果那个白色头发的小女孩如果嫁给了他,他一定把她好好藏起来,好好的宠她爱她,再跟她生一大窝崽子,每一个都有她的眼眸和她的头发。
  那个时候他犯的唯一的错误就是,没有好好的仔细的看看她的眼眸。
  我愿你生来就是我的王,我愿意对你臣服,仰望着看你,我愿意有一天被你永恒的禁锢着饲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最后一句来自歌曲国境四方)    

地狱之门
“哈欠”一个红衣的小女孩坐在门口百般无聊的喝着一壶酒。荒川走到她面前。
“这位客官,你不是来投胎的鬼魂吧”那少女莞尔一笑,捂住了一只眼睛。
  “真有意思”她醉了,醉的一塌糊涂。
  “吾是来找吾的爱妻的,让吾通过。”荒川眯起眼睛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,疯子!”那少女仰天大笑,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。
  “每日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人从我这里经过,你算什么,滚回人界吧,就算我最后的仁慈。”那少女又喝了一口酒,用怜惜的眼神看着进入大门的人。
  “汝这是不会让我过了,那恕我不敬”他打开扇子,散发出妖力。
  “不自量力”那少女刹的飞起,红裙飘飞,挥手一个灯出现了,那灯火越来越亮,越来越亮,最后没等荒川出招,一下将他拉入无限的光明之中。
  “阿灯,让他看看那前尘往事吧,如果那时候他还是如此坚持,或许将他放进那无边的黑暗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。”那少女慢慢落地,周围的鬼魂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般继续向前走着。
  “这么多年了,我到底是有多久没听见敢有人放言从地狱拉走魂魄的。哼”
  “阿灯你说什么?我才没想起那人,我现在只是想教教他道理而已,那人已经付出他的代价了,扔掉我的代价。”
  少女挥手,灯没了,只有一坛酒和周围涌动的人群。
  失去的东西,再想找回来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 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大惊喜!

   她走了,灰飞烟灭了,魂魄散成一块块碎片了,她不会回来了。
  第二天早上,荒川总梦中醒来,发现正午的阳光,刺眼的闪着他。他发现,那个少女不见了,既没有来叫他也没有给他准备茶。
  他生气了,留她不就是做这些琐事的吗?
  他听见院子里有些吵闹,估计……又是什么新鲜式神投奔到主人麾下了。
  他见到了万年竹,他拿着竹笛温柔的向院子里的式神介绍自己。
  “汝为何人?”
  “在下万年竹,为主人所换来,幸会”
  “换来?”荒川眯起眼睛
  “是的,昨夜一名少女主动献命换我回来”
  不用想就是她!不用想就是她!那个该死的少女,宁可换一个陌生男式神回来也不愿在自己身边多待一刻吗?
  他捂住脑袋在院子里怒吼。
  式神们吓坏了,荒川,本来也不是什么善良的妖。
  周身游动的水仿佛受到了主人的影响,开始奔腾起来。领上翻腾的鱼也不是顺从的样子。
  他那天踹开了主人的门,问他为什么,主人简简单单回到“没用的式神而已,你想要侍女再给你找一个好了,万年竹是我们所需要的,你给我收敛一点”
  他生气了,他更生气了,她是他的侍女,不管活着死着,还在呼吸或灰飞烟灭,他都要狠狠揪住她,谁叫她理了他。
  被温柔的风包裹住了,就不想再出来风吹雨打了。
  被温柔的水冲刷过了,就不想再体会惊涛骇浪了。
  他在人间失掉冷面,她在地狱拂过红花。
  他转身,匆匆离去。
  她走的那晚,院子里她照顾的桃花开的正好。
  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  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 

请伸出手接住我投过去的……

  好久好久以前,荒川之主旁边有个小小的少女,总是害羞的用扇子遮住鼻子,总是躲在荒川的后面。她说,她叫椒图。
  每日清晨,椒图总要起的很早去把荒川叫起来,她总是柔柔的叫他大人,还会端着一杯茶以防他起床口渴。
  是啊,大人很忙,所以早上要早早起来准备哦(´-ω-`)椒图总是笑着这样说。
  是啊,因为她并不需要出站或出任任务。但大人不一样,大人要守护主人的寮,大人要守护住我们。椒图总会这么想。
  是啊,前几天,又有一个小姐姐偷偷拜托她给荒川送荷包,脸上的红晕,看起来,应该是喜欢大人的吧。大人总是这么招人喜欢呢……椒图心酸的想,如果我也能,把我绣的风衣给他就好了。
  看大人总是嫌恶的撇开那些荷包,椒图想去送风衣的梦,一点一点的飞走。
  还记得,大人刚来寮之初,一眼在人群中,就相中了她。用扇子不可一世的指着自己要自己做他的侍女。
  大人总是喜欢让她帮忙梳头发,吃她做的饭,喝她沏的茶,穿她挑的衣服,给她买她喜欢的东西。
  那些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。
  后来,一天晚上,主人把她叫过去,说有重要的事找她帮忙。她以为自己能够有站在场上,和大人并肩作战的机会了。可惜,从那时候起,命运就开始它的捉弄了。
  她回来了,带着满脸的叹息和不舍。她蹲在大人床边,轻抚大人熟睡的面容。大人一定累坏了吧……又受了这么多的伤…
  她用自己微弱的妖力,慢慢愈合大人的伤口。她说,大人,以后,要照顾好自己,那些伤,不疼吗?
  她转身跑走了,隐约中,她好像看见了墙角有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箱子,那是什么时候大人带回来的呢?她想了想,后来,就放弃了。
  她站在神籠面前,吸了一口气,慢慢踏入了方阵。
  原来灰飞烟灭是这样的感觉啊,她皱起眉头,身体被扯开,散成光点。不过也值了。
  她主人跟她说,早就看好了万年竹想要他过来。但是御轧不够,需要有人用生命换回他。主人劝她,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,说不好听就是下人,不能保护他什么,也不能保护其他的式神。
  主人说换万年竹回来,还能保护好其他的征战式神。为了整个寮,她能不能牺牲一回。
  她说好,只是想在夜深人静大家都休息的时候走。
 
 

私心占tag,会有荒椒,花鸟卷和荒(荒花党在此对双龙党表示歉意,私心写文喂自己,我已经道歉了不许攻击我,哼),夜青,酒茨和狗崽。古代君王梗,荒和荒川是君王,椒图和花鸟卷是公主,其中会有自己的人设出现,与阴阳师和其它大大的文无关。一目连,清姬等会出场但是不多,我保证故事是治愈向。(超喜欢一目连最后那句“原来我这几百年的经历,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故事罢了”,简直心疼死啊!这句像微风一样轻柔飘过的叹息,释然了的内心独白简直一箭射中我)
文会有轻虐(着看泥萌对虐是什么标准了),不知道会发到什么时候,我会攒一大波发出来的,这一次绝对不会挖坑不填的!!以前那个,哼哼,更新看我心情。
如果梗跟其他大大重了我一定会声明道歉的!绝对不让大大生气!但我绝对不会去抄袭,如果真有雷同那可能真的是我们想到一起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心

看见反驳泥萌的我,就好似看见了不再被欺负的大大一般。前几天是我不好,在这里向所有被我攻击到的小天使说声对不起了,只可惜我爱的大大从此放下笔,再也不画了。虽然不相信英雄论,但是有黑暗就会有亮光,愿光芒重新温暖我们。

搞事搞事

你说我要是写一篇酒茨,狗崽,荒椒,荒鸟(荒和花鸟卷),樱桃,晴博,然后把所有标签都弄成狗博,酒红,狐跳,双龙,连鸟(一目连和花鸟卷)茨草,我明天是不是就见不到大大和和各位小天使了╰( ̄ω ̄o) (缓缓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)